第一百五十三章 孝死我了!_漫威中的暗黑圣骑士
笔趣阁 > 漫威中的暗黑圣骑士 > 第一百五十三章 孝死我了!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一百五十三章 孝死我了!

  黑夜中,从天而降的彩虹桥格外显眼。

  七彩的光柱引得整个地狱厨房的人都向那边看去。

  安度因自然也不例外。

  他也看到了那道从天而降的彩虹桥。

  奥丁?

  不可能!

  奥丁想要让托尔来地球历练,自己仅仅只是将托尔抓起来,并没有想要杀他的意思,奥丁不可能现在亲自前来。

  那唯一有可能现在来地球的,就只有洛基了!

  洛基……可不是托尔,现在那家伙简直是满肚子坏水!

  还不等安度因将思路捋顺。

  在远处彩虹桥的落点,就传来了一声勐烈的撞击声!

  安度因脸色一变,马上开启传送么前往彩虹桥落点!

  要是洛基仅仅只是打砸一些建筑物还好说,万一洛基要是伤人的话,可就不好处理了!

  洛基那家伙,可没有什么身为强者或者“神”的自觉,原剧情中为了拿了宇宙魔方,可是杀了不少人!

  刚刚被圣徒们带到圣光监狱的托尔和尹凡·万科自然也注意到了那道从天而降的彩虹桥。

  他们又不是瞎子。

  尹凡·万科满脸震惊的看着那道贯穿天际的彩虹,想不明白这是什么东西。

  至于托尔……

  刚刚还满脸灰败的他,瞬间变得激动了起来。

  “一定是父王来接我回去了!一定是父王来接我回去了……”

  激动的托尔不停的喃喃自语着。

  末了,他还不忘记冲着彩虹桥的方向大喊着“父王,我在这里。”之类的话。

  看的旁边的尹凡·万科眼皮直跳。

  他现在已经基本可以确定了,托尔肯定是地球上某个国家王子——主要是他完全不知道地球之外还有一些智慧生物的文明。

  尹凡·万科没想到安度因居然连王子都敢绑来。

  绑架一个国家的王子,意味着什么。

  丝毫不亚于直接对漂亮国总统展开刺杀!

  完全相当于跟整个国家宣战!

  或许其他国家与漂亮国的军事实力无法相比,但是想要以一人之力,与国家对抗?

  无疑是痴人说梦!

  尹凡·万科心中冷笑。

  安度因,看你这回怎么死!

  尹凡·万科幸灾乐祸之下,甚至连自己也被绑起来的恐慌都少了很多!

  当然,圣徒们依旧将两人围在草坪中间,面容冷漠的看守着他们。

  ……

  如果安度因知道此时尹凡·万科的想法,只会摸一摸鼻子。

  对抗国家单位?

  很难么?

  别说是某些小国家了,他跟漂亮国的军方也不是没有对抗过,想当初漂亮国军方还拿防空导弹轰炸过自己……

  之所以没跟五角大楼全面开战,完全就是安度因不想而已。

  更不用说,托尔的情况特殊。

  奥丁是让他来地球上历练的,并不是来地球上作威作福的,被绑架也是一个难得的经历嘛

  果然,在安度因踏出传送门之后,第一时间他就接到了古一法师的传音。

  “安度因,这一次去地球的是洛基,他的手上拿着奥丁的永恒之枪和毁灭者战甲两件神器,很危险,小心。”

  古一法师的传音非常言简意赅。

  安度因双眼神色一动,随即将目光锁定到了眼前这个庞大大物的身上。

  他面前的这台庞然大物,正是毁灭者战甲。

  毁灭者战甲通体银白色,足足有近五米高,不同于一般的战甲,毁灭者战甲面甲的部分也全部都被覆盖上了,防护堪称三百六十度无死角。

  而在毁灭者战甲身旁,则是一个身着绿色披风,头戴双角头盔的男人,他的脸上挂着邪魅的笑容。

  洛基!

  安度因看着对方标志性的“小鹿”头盔,嘴角忍不住微笑了一下,当安度因注意到洛基手上拿着的永恒之枪的时候,嘴角笑意更甚了!

  还带着永恒之枪来了?

  幼,这不是送礼包来了么!

  安度因本来还有些担忧,如果自己扣押了妙尔尼尔之后,阿斯加德方面仍旧不愿意赔偿该怎么办。

  大不了人家不要妙尔尼尔就是了。

  但是现在安度因不怕了,他感觉自己终于可以放心狮子大张口了。

  奥丁的两个儿子都在自己的手上,然后再加上妙尔尼尔、永恒之枪,以及毁灭者战甲一种三件神器。

  不拍对方不答应。

  不然除非奥丁重新将海拉解封,并且与海拉冰释前嫌,不然阿斯加德未来的神王之位可就没有人继承了!

  不过,安度因根据前世看过的剧情分析,这种可能性简直低到近乎完全不可能。

  要知道,原剧情中,海拉从封印中出来之后,除了当场捏碎了托尔的喵喵锤,砍瞎了托尔的一只眼睛之外,第一件事,就是杀回阿斯加德报仇去了!

  更是重新唤醒了被奥丁埋葬在仙宫地下的骷髅大军!

  足以可见,海拉对于奥丁的恨意。

  其实安度因觉得这才正常,换做是谁,恐怕都会恨不得杀之后快。

  毕竟,我帮你打了天下,然后你封印了我几百年?

  不过,这跟安度因倒是没什么关系。

  “凡人?”洛基的声音有些疑惑,然后又继续居高临下的说道,“你看到我那愚蠢的哥哥了么?”

  安度因:……

  真是个让人讨厌的“神”。

  这该死的语气。

  安度因的脸上带着危险的微笑。

  “洛基,注意你的言辞,这里是地球,不是阿斯加德!”

  洛基闻言心中一惊。

  他的神色终于谨慎了起来,他盯着安度因,“凡人,你是什么人?你是怎么知道阿斯加德的?”

  洛基对于地球的了解程度可比他的傻子哥哥强多了。

  他最后一次来地球的时间,是几十年前。

  洛基知道,地球人对于北欧神话的了解可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了解,更是不相信世界上真的有神。

  然而,眼前这个男人,却一眼就能认出自己来,而且对于自己的身份非常坚定。

  安度因摊开双手,对着洛基说道。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地球人罢了,你可以叫我安度因,洛基先生,欢迎来到地球,不过我要奉劝你,不要在地球上肆意妄为。”

  洛基的眼睛眯了起来。

  对于安度因说自己只是一个普通的地球人这件事,他一个字都没信。

  普通地球人?

  普通地球人能一眼就叫出自己的身份?

  普通地球人能这么镇定的跟自己说话,还能威胁自己?

  出于谨慎,洛基还是收敛了一下自己高高在上的态度。

  “所以,安度因先生,请问你能带我去找到我那个愚蠢的哥哥么?”

  殊不知,洛基这种态度,恰好救了他。

  他并没有听到奥丁和古一法师之间的对话,对于安度因的身份一无所知。

  如果洛基继续这么嚣张挑衅,或者意图在地球上搞风搞雨,就正中安度因的下怀,他就可以直接将洛基按下,然后向阿斯加德索要“赔偿”(赎金)了。

  安度因眼看洛基的态度有所转变,心中只能遗憾的叹了一口气。

  “你说的是托尔吧,跟我来吧,不过你最好小心一点,如果你身边那个大家伙将建筑碰倒,是要赔钱的。”

  洛基闻言心中一乐。

  找神要赔偿?

  这个地球人还真是有趣。

  ……

  在安度因的带领下,洛基这边带着毁灭者战甲前往来地狱厨房。

  一路上,安度因就带着他走小路,本就体积庞大的毁灭者战甲行动更加不便了,就来洛基控制起来,也颇显掣肘。

  洛基有心想要让毁灭者战甲直接从道路两旁的建筑和工地中冲撞过去。

  但是他现在还没有找到托尔,外加有些看不透安度因这个人,洛基最终还是将这个念头打消了。

  就这样,洛基一路上一直都小心翼翼的操控着身边的毁灭者战甲。

  而在阿斯加德,奥丁神王和古一法师也在通过不同的方式观察着地球的这一幕。

  当奥丁看到洛基能和安度因沟通的时候,而不是仗着自己阿斯加德神族身份胡作非为的时候。

  他略带欣慰的点了点头。

  奥丁是知道安度因的身份的。

  虽然他仍旧不知道安度因的具体战斗力和他究竟具体哪里特殊,但是他能猜到,安度因肯定不弱。

  洛基这种谨慎的态度,做的很好!

  其实说实话,洛基这种谨慎,顶多可以算是正常反应,绝对算不上值得称道的点。

  但是不是有那么一句话么。

  全靠同行衬托。

  与托尔最近丢人现眼的行为一比,洛基的行为,简直太优秀了!

  奥丁心中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可惜啊!

  可惜洛基身上流淌着的血脉,并不是阿斯加德的血脉,不然,如果托尔真的不堪重用的话,完全可以让了洛基继承这个王位嘛。

  可惜洛基身上的血脉是阿斯加德敌人——冰霜巨人的血脉!

  古一法师在一旁笑而不语。

  奥丁还是不了解安度因,这家伙不直接开启传送们,反而带着洛基走小路,显然是想让洛基不小造成一些破坏,然后讹人嘛!

  即便是洛基这种心机深沉的人,栽在安度因的手里也是早晚的事情。

  不过,古一法师可没有揭穿安度因的小心思。

  虽然阿斯加德是自己盟友,但是安度因可是自己的师弟!

  ……

  另一边,在洛基小心翼翼的操控下,毁灭者战甲终于从一片小巷中走了出来,来到了圣光监狱门前的空地上。

  没有造成任何破坏。

  随着毁灭者战甲的脚掌落地,洛基的心中刚刚松了一口气。

  但是不等洛基的这口气出完,却忽然听到安度因大喊道。

  “小强!你怎么被踩死了!”

  喊声之凄惨,简直是闻者伤心,听者落泪!

  洛基:……

  洛基表情僵硬的操控着毁灭者战甲移开脚掌。

  只见在毁灭者战甲脚下的草地上,趴着一张“蟑螂饼”,看样子,是刚刚被毁灭者战甲踩死的。

  安度因表情“悲切”,指着地上的“蟑螂饼”,对洛基说道。

  “你刚刚把陪伴了我五年的宠物小强踩死了!”

  洛基:……

  虽然我哥哥托尔是个大傻子,但是我可不是大傻子!

  你管这玩意叫宠物?

  在你们地球上,这玩意不是害虫么?

  还有,你这么伤心,你嘴角的那一丝压制不住的窃喜是怎么回事?

  不过,为了避免节外生枝,洛基还是装出了一脸的歉意,对安度因说道。

  “抱歉,安度因先生,我非常抱歉踩死了你的宠物,我会赔偿的。”

  安度因听到了这话,脸上的表情马上一肃,刚刚的一脸悲切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洛基,你这是说什么话,好像我是想要讹人一样!你需要赔偿的不是我,而是对于小强家属的抚慰金!”

  洛基:……

  洛基现在对于安度因有些无力,如果不是实在摸不清安度因的深浅,他真想操控着毁灭者战甲在安度因的脸上狠狠的砸上一拳!

  至于赔偿的事情,如果他今天真的能将托尔干掉的话,那么阿斯加德的继承人除了他之外,别无选择了。

  手中把握着整个阿斯加德的财富,难道还怕赔不起一只小小的蟑螂?

  洛基只能无力的对着安度因摆了摆手,示意自己知道了。

  “好的,洛基,我已经叫人将托尔带了出来。”

  安度因的话音刚落,就看到两队圣徒从圣光监狱门前的接待室中鱼贯而出。

  其中一队压着托尔,而另一对则是压着尹凡·万科。

  尹凡·万科看着洛基身边近五米高的毁灭者战甲,一脸的震撼。

  他完全看不懂眼前这具毁灭者战甲的运行原理!

  根本看不到任何能源系统,也看不到任何武器,仿佛毁灭者战甲就是一件普通的战甲一般。

  难道这世界上除了他和托尼·斯塔克之外,还有其他人能打造钢铁战甲么?

  而且看样子,比他们打造的还要更加先进!

  “洛基!”托尔的喊声将正在愣神的尹凡·万科唤醒,“是父王让你来接我回去的么?”

  托尔满脸兴奋。

  洛基如同去大洋彼岸进修了变脸绝技一般,脸上瞬间便转化成了一脸沉痛的表情。

  “托尔,很抱歉,并不是。”

  随即,洛基扭头转向安度因。

  “安度因先生,能让你的人放开托尔么?我有些话想跟他单独说一下。”

  安度因听了耸了耸肩,随即对着那队圣徒们挥了挥手。

  反正托尔的神力还没有解封,也不怕他跑了。

  洛基走到托尔的面前,一脸的沉痛,“托尔,我来地球是要告诉你一个坏消息,父王奥丁陷入了沉睡,你继承人的身份被剥夺了,现在由我掌管阿斯加德……”

  一旁的尹凡·万科:???我怎么听不懂呢?又是沉睡,又是奥丁的?你们在说神话么?

  正在观察洛基的奥丁:????

  听说你到处说我死了?

  对于阿斯加德一族来说,沉睡,就相当于死亡。

  安度因:孝死我了!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gyguard.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gyguard.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