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百零九章 拉拢_武侠:从鹿鼎记开始长生
笔趣阁 > 武侠:从鹿鼎记开始长生 > 第九百零九章 拉拢
字体:      护眼 关灯

第九百零九章 拉拢

  西极承天斗战帝君晋位金仙之事,在玉帝、王母、老君各自遣使,为他送上贺礼后,很快便在天庭之中流传开来。

  一时各路神仙纷纷赶来西极帝宫,向西极帝君献上贺礼。

  秦然亦于帝宫之中大摆宴席,招待各方来宾。

  很多神仙,例如封神榜上的天神们,因司职在身,不得清闲,送上贺礼后便告离去。能留下来吃酒的,多是逍遥仙家,尤以人间出身的居多——秦然以一介人间散修仙家之身,登极西极帝君宝座,对那些人间出身的仙家来说,也有于有荣焉之感。

  因此他晋位金仙,那些人间出身的仙家,送上的贺礼格外厚重一些,道贺也更显真诚。

  曾与秦然竞争过西极帝君的牛魔王、猕猴王、禺绒王这三位大圣,也都亲自送上了贺礼,且都留在西极宫中饮宴。

  。

  西极帝宫,承天大殿。

  主殿之中,秦然高踞帝座,看着下方宴席上的各路神仙,其中既有平天大圣牛魔王这等久负盛名的妖仙大圣,又有南海龙太子摩昂这样的后起之秀,一时心中颇多感慨。

  「晋位金仙后,各路神仙对我的态度,变得完全不同了。

  「从前就对我敬畏有加的,如今对我更有膜拜之意。这,就是自身实力带来的变化了。」

  他手握酒盏,面含浅笑,心中自语:「世人都说神仙好……呵,凡人哪里知道,唯有真正有实力的神仙,才是真正的好!没有实力,在这天庭之中,只能去做个炮灰天兵!辛苦修炼,破碎虚空,飞升成仙,以为从此就是逍遥仙家,却哪料只做了强者麾下一杂兵,妖魔刀下一亡魂!金仙好啊,但……大罗更好,混元更妙!如今这宾客满堂的繁华,不过镜花水月,切不可因此自满,因为我的征途,才刚刚开始啊!」

  神仙海量,酒宴一时难歇。各路仙家觥筹交错,开怀畅饮,谈笑风生,大殿之中,热闹无比。

  盛宴正欢时,声声梵唱,忽在殿中响起。虚空之中,凭平浮现朵朵天花。地面之上,蓦然涌出团团金莲。

  天花乱坠,地涌金莲,梵唱声中,一把饱蕴慈悲之意,有着莫明感染力,低沉浑厚的男声,在殿中响起:「东来佛祖贺西极帝君晋位金仙,特遣贫僧向帝君献上贺礼,为西极帝君贺喜。」

  说话声中,一尊菩萨,端坐莲台之上,自承天大殿大敞着的殿门,缓缓飞进殿中。

  来者正是东来佛祖弥勒麾下,两大尊者之一,大妙相菩萨。

  随着大妙相菩萨的到来,热闹嚣喧的大殿,渐渐安静下来。饮宴中的众仙纷纷停下动作,对大妙相菩萨投以玩味的眼神,西极帝君与佛门交恶,此事并非隐秘。天庭诸神仙,但凡有点门路、能耐的,几乎都知道。

  现在西极帝君晋位金仙,大宴宾朋,东来佛祖忽遣大妙相菩萨来献礼……这其中,有何意味?

  众宾客心中各自猜测,等着看场好戏。

  秦然却是面不改色,笑吟吟地看着大妙相菩萨,和声道:「朕晋位金仙,不过是件小事,没想到竟连东来佛祖都惊动了,还劳烦菩萨走这一趟。朕在此多谢东来佛祖和大妙相菩萨了。」

  大妙相菩萨对帝座上的秦然合什一礼:「陛下言重了。陛下晋位金仙,此乃三界大喜。东来佛祖身有要事,无法亲临,因此在贫僧行前,佛祖特意嘱咐贫僧,代佛祖对陛下致以歉意。」

  「小事一桩,菩萨何须如此多礼?」秦然呵呵一笑,「菩萨请入座,与众宾客饮宴。」

  大妙相菩萨又是合什一礼:「不急。还是容贫僧先向陛下献上贺礼吧。」

  秦然笑道:「菩萨前来相贺,有此心意,便已是一份重礼。又何需送上宝物这般客气?」

  大妙相菩萨淡淡道:「陛下误会了,佛祖令贫僧送上的,却非俗宝……」

  说话间,他摊出右手,掌心之中,躺着一块四四方方的印玺,其上佛光灿然,细细看去,佛光之中,竟隐有一方小小天地,其中有山有水,有海有陆,更有芸芸众生,城池阡陌。

  秦然看着那方印玺,微笑道:「这,是何宝物?」

  「此乃一方佛国的佛王之印。」大妙相菩萨道:「掌此印玺,则可为那方佛国之王,统领一方天地,亿万众生。」

  顿了顿,大妙相菩萨语气微妙地说道:「东来佛祖托贫僧转告陛下,金仙并非大道终点,其上更有玄妙天地。而想要更上一层楼,掌握一方完全属于自己的天地,乃是一条极好的捷径。东来佛祖说,陛下根器深厚,自能明白佛祖之意……」

  秦然嘴角挂着一抹若有若无的微笑,眼神淡然地看着大妙相菩萨。

  值此秦然晋位金仙,大宴来贺宾朋之际,东来佛祖遣大妙相菩萨,当众为他送上一方佛国天地相贺……其拉拢之心,昭然若揭!

  然而……秦然是玉帝提拔的帝君,而玉帝提拔他,正是因为他与佛门有隙,又心狠手辣,要用他对抗影响力越来越大的佛门。

  东来佛祖弥勒当众拉拢秦然,无论成与不成,对玉帝与秦然之间的关系,都是一种挑拨。

  像托塔天王李靖这等对天庭和佛门之间微妙关系有所了解的大仙,此时便用一种看好戏的眼神,似笑非笑地看着秦然,看他准备如何应对。

  是欣然笑纳,还是断然拒绝?

  「东来佛祖好意,朕心领了。」秦然微笑着,淡淡说道:「但此礼太过贵重,朕受之有愧。还请菩萨将此印带回,并转告东来佛祖,朕既为天庭帝君,又岂能再做佛国佛主?」

  秦然此言一出,大妙相菩萨便知道,此番东来佛祖拉拢西极帝君的图谋,已然失败,当下深深地看了秦然一眼,合什致礼:「如此,贫僧告退。」

  秦然淡淡道:「菩萨何必来去匆匆?朕今日大宴宾朋,菩萨既来贺喜,多少还是喝一杯酒的好。」

  大妙相菩萨面无表情地说道:「贫僧乃是出家人,不饮酒。」

  请收藏本站:https://www.egyguard.com。笔趣阁手机版:https://m.egyguard.com

『点此报错』『加入书签』